自傳

 

首頁關於校長教育理念會議資料給力行人活動集錦


學歷 
經歷 
自傳 

 

您在看我嗎?您可以更靠近一點!

 

壹、我的家庭──暖與愛充塞屋宇

    我出身教育世家,家父畢業於臺大法律系,是奉公守法的退休公務員;家母是嫻淑慧美的家庭主婦;兄弟姊妹八人均受過高等教育,也大多服務於教育界,堪稱「書香門第」、「教育世家」,鄰里稱羨。

在臺北市土生土長的我,卻嫁給澎湖出生的外子,也深刻體會鄉村樸實溫厚的人情之可貴。典型的小家庭中,育有二子一女,外子服務於玄奘大學,歷任主任秘書、副教授、講師等職;長子大學畢業後,赴美國取得碩士學位,刻正於當地任職;次子亦追隨大哥,前往美國準備攻讀研究所;幼女尚在國內就讀大學。自幼接受家庭薰陶,兄妹三人均能潔身自愛、勤奮進取、勤儉克己、親愛相處,暖與愛充塞屋宇,父慈子孝,其樂融融。

 

貳、求學經過――回流教育與終身學習

    自小喜歡閱讀的我,也喜歡寫作,就像喜歡童話一樣,我更喜歡教育或心理學的書籍;國中畢業後,為了追求自己的興趣、符應自己的特質,遂放棄中山女高與臺北工專等學校,而選擇進入臺北女師專專攻教育課程,並於民國65年畢業後,如願擔任教職。

    任教期間,有感於教育知能的匱乏,遂參加各項在職進修與研習,諸如:特殊教育20學分班、輔導活動10學分班、圖書館人員暑期培訓、資訊教育研習……等,其中最有收穫的是民國66年〜67年間修習之20個特殊教育學分,讓我除了擁有一般教師資格外,也兼具特殊教育教師的資格,並自此展開資優教育工作。

    民國69年,為期更充實教育專業知能,遂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就讀,並兼修輔系國文系,盼教育與文學、文化能相輔相成;民國76年〜79年間,又再度至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40學分班修習,至此更感教育專業知能的重要性與必要性,時而自修或參與各類研修活動等。

 民國80年〜81年,又赴美國聖母大學遊學教育行政領導;復於85年再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,取得教育學碩士;因時任教育部長的指導教授林清江博士的鼓勵,再於 89年進入國立中正大學攻讀博士學位,並於98年初取得教育學博士。

「學然後知不足,教然後知困」,我的繼續教育與回流教育歷程,是「終身學習理念」的實踐;我以為,惟有抱持「活到老,學到老」的積極心態,努力成長與學習,不斷專業繼續教育,才能與時俱進,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。因此,利用休閒時間參加教育論壇、教育研討會、校長讀書會及國內外各項教育參訪活動,以及從事各類教育研究,均是我的最愛,也符應了我碩、博士論文所揭櫫的「校長專業繼續教育」、「校長教學領導」的理念。

 

參、服務經過──凡走過,必留下痕跡

    自民國65年臺北女師專畢業後,即奉派至臺北市知名的中山國小任教,承蒙校長、主任們的厚愛,多次予以進修成長機會,遂得以有能力任教資優班,並歷任輔導組長、設備組長、教學組長等職,且能勝任愉快。

    民國77年,在師長多方鼓勵下,我通過「臺北市國小主任甄試」,並調至臺北市信義國小,歷任教務主任、輔導主任、訓導主任、兼辦人事及學區內幼稚教育輔導員等職。於信義國小任內,更承蒙長官及同仁的肯定與提拔,於民國78年榮獲「臺北市松山區優良教師獎」,於79年榮獲「師鐸獎」﹝特殊優良教師獎﹞,於81年榮膺「績優環保人員獎」及「兼辦人事主任特優獎」,並於82年榮膺「臺北市立師範學院傑出校友獎」。

    民國83年是我人生的另一個高峯,我僥倖通過「臺北市國小校長甄試」,並奉派接掌臺北市大橋國小,在全體同仁的努力下,承辦多項大型活動,也締造了不少佳績,並主持「臺北市國小教學輔導系統」的專案研究,進而辦理「教學輔導」的初階、中階與高階研習,也因此蔚為風潮,至今臺北縣市及其他縣市教師均積極參與是項研習活動。

    因在大橋國小的績效倍受肯定,又因得到大家的愛護與支持,遂於90年獲遴選為臺北市敦化國小校長。98年時獲遴選為臺北市力行國小校長,也繼續努力建構一所精緻、卓越、創新的優質學校。

    表面上看來,似乎一切一帆風順,惟成功之背後所付出之代價及心酸亦鮮為人知。「凡用過心思的,必會留下痕跡」,我深信!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師長、親友們,您們都是我的貴人,沒有您們的指導與關愛,就沒有今天的我。

 

肆、我的教育理念──學生第一,教學為先

    「學生第一,教學為先」是我一貫的教育理念,「教育的主體是人,是具有發展潛力的人。」所以,對人的肯定與尊重,是教育的前提,在這個前提之下,致力於學生身心的發展,則是學校教育的目標。

    學生具有個別差異是普遍的事實,本著「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,把每一個孩子帶上來」的信念,讓每一個孩子都樂於學習、勤於學習、勇於學習,進而發展自我、發展潛能,擁抱多元美好的人生,這是教育的本質,也是不變的真理。因此,我也強調「以人文關懷與終身教育,協助個人發展多元智慧與能力」,以及「任何的教育措施除了以實現國家教育目標為宗旨外,也應以全體師生的福祉為依歸。」   

    從事教育工作轉眼30多個寒暑,我憑著踏實、熱情、負責、勤奮與真誠,為教育而教育,對於莘莘學子我視如己出,以「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」的心情,給予愛與關懷,只為了感謝與回饋國家社會的栽培與照顧於萬一。

 

伍、我的人生哲學──廣結善緣,得道多助

    以儒家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」的精神處事;以佛家「慈悲感恩」的胸懷待人;以道家「逍遙、淡泊、隨緣」之心接受一切安排;並「廣結善緣」,以期「得道多助」;也以「外圓內方」自持,以和為貴卻不失原則,這就是我的人生哲學。我認為嚴格的家教,建立了我道德至上的觀念;儒家的哲學,豐富了我倫理道德的內涵;居仁由義是為人處事的準則;行有不得、反求諸己,不怨天、不尤人就是廣結善緣的基礎。

 我深信老子:「以其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」的不爭哲學,也在我努力工作之後,此言得以應驗,因此,所有的榮譽與職位都是在獲得長官肯定後給我的;我更相信給人愈多,得到的也就愈多,因此我得到很多朋友,更常有貴人相助。

「路」是人走出來的,美好的前程是靠自己開創的,為迎接美好的明天,只有靠自己不斷努力奮鬥,「所謂福,乃是從鎮定、忍耐、勇敢、機智努力中得來,並非從天而降。」我是一位平凡到無以復加之女性,無氣勢磅礡,足令人誇讚之遠大抱負,少時之天才夢,已隨光陰在腳下碎去,而今不再好高鶩遠,只希望能依自己的興趣與專長,於教育與行政上多求精益;並培養高尚情操,充實性靈生活;廣泛吸取新知,拓展知識領域。以期盡己之力,對國家盡忠、對工作盡責、對父母盡孝、對師生盡慈愛之心,則為厚望矣。